10.0

2022-09-02发布:

linode日本成熟iphone69图片【戴亚思想控制指环】 【完】

精彩内容:

今天是停車場最後一天營業,宗澤吐了口口水在地上,表達自己的不滿,但始終奈何不了現實。中五畢業後,他做過寫字樓助理,倉務員,打字員等,但都做得不長;現在來到新界北這個曬得要命的露天停車場當管理員,算是輕省的了;但不幸地,政府上個月宣布把地收回再發展,停車場到今天要關門了。

  “他媽的!老天爺是要玩弄我嗎?”宗澤憤恨的在停車場的爛地上踱步,盡最後的努力及期望,希望撿拾到任何可以賣錢的東西去變賣。行著行著,他發現了一枚金色的戒指。把戒指拿起,上面有一點點花紋,和刻有”Ada”的字樣,看來像是首飾來的。“還好行個尾運…不過這東西有點啞色,似乎也不太名貴。”宗澤一面想,一面用衣袖去拭擦戒指。

  這個時間,宗澤留意到對面街的中學放午飯了;那中學叫遵道中學,是一所band5的學校,沒有什麽東西好,最好就是那些女學生。現在是四月天,天氣正慢慢回暖,那間遵道女學生都是穿水手服的,上面是白色的襯衫,下面是粉紅色的百摺裙,一群女學生中,十個有八個都是超短的迷你裙;看著她們校服也掩藏不了已發育的身體,宗澤吞了吞口水。

  一面下意識擦著戒指,宗澤一面心想:如果有學生妹來這個空曠停車場食lunch就好了。望著那些白滑的小腿,宗澤開始意淫的妄想起來。奇怪的是,其中一名獨個兒行著的女學生,忽然走過了馬路,進入這露天停車場來。宗澤感覺很不可思異,只見那女學生隨便找了張破長椅,從書包中拿出一早買好的叁文治及果汁,自顧自吃了起來,完全無視宗澤的存在!宗澤慢慢行到她身前,她也沒有理會,優閑的吃著叁文治。宗澤感覺到手中的戒指有點熱,好像放射出某種能量似的–難度是它的原故?宗澤想了想,決定試驗一下;他把戒指好好套上左手的食指,望著那女學生,開始想:今天很熱,熱得很…女學生面上出現一些汗珠,跟著豪不猶疑的開始解上衣的鈕扣;解了一粒,兩粒,叁粒,女學生的bra已經清楚可見,但她好像完全不理會站在她面前的宗澤,隨手拉松了領口,令嫩白的乳溝也露了出太神奇了!宗澤不知道是熱還是緊張,一頭都是汗;他望了望四周,對面馬路遵道的學生已經四散,這露天停車場附近無瓦遮頭,沒有人在附近行。維持心快要跳出口腔的狀況,宗澤站到女學生的跟前,慢慢拉下牛仔褲的拉練,掏出八寸長的大家夥,同時心想:很熱,有雪條吃就好了,你面前那條,其實是雪條來的。

  宗澤想到這裏時,女學生沒有半分猶疑,即時張口,俯身前傾,一口含著了宗澤的分身。那溫暖而濕源的感覺,令宗澤懷疑是不是做夢;女學生更用手托著宗澤小弟弟的根部,一套一套的舐著…可是正當宗澤感覺靈魂要飄起來時,命根子忽然傳來極痛!原來女學生一口咬了下去!Shit!太差勁的吃雪條習慣了!宗澤急忙把陽具抽出,幸好只痛不傷,沒有咬破皮;宗澤忙用思想叫女學生離開,自己再小心檢查一次,肯定胯下工具沒有損壞,才松了一口氣。

  這一下,宗澤知道他撿到了寶,以後有得樂了。

  下午,宗澤回到家中,老爸及妹妹子玲都不在;宗澤打開電視,一面幻想可以用戒指來幹什麽時,有人按鈴。原來是思欣,子玲的好朋友,來找妹妹的。知道子玲不在,思欣用鄙視的眼光瞪了宗澤一眼,正要告辭,忽然不知道爲什麽,入了屋,在客廳的沙發坐下來。這當然是宗澤的傑作,他認定這是上天給他試驗戒指的好機會,一抹邪惡的笑容浮現他臉上。

  思欣面圓圓的,眼睛水靈,頭發是長長的;她看來剛放學,玫瑰書院的旗袍遮掩了她的身段,她的皮膚比較白,不算很高大,但頗爲苗條;按宗澤的估計,她的叁圍應該是33-25-34,胸部可能是A或B,從外表不太看得出;其實好幾次思欣上來找子玲時,宗澤已經生滋貓入眼了,誰叫他既沒有女友,更沒有女人緣呢。每次思欣出現,宗澤都對她上下打量,他的目光好像要脫她衣服似的,因此思欣很討厭他;現在這樣二人獨處一室,是前所未有的。

  宗澤行入廚房,出來時笑著說:“思欣,別呆等,來喝罐啤酒吧。”思欣想拒絕,但不知道爲什麽,忽然心裏面覺得是很好的主意,便答:“給我來一罐。”宗澤打開了一罐啤酒,遞給思欣–但未遞到時,他手一滑,那罐啤酒掉落,濺了思欣一身!

  思欣即時站了起來,但連她自己也感覺到不可思異,她並不是很憤怒,反之她跟宗澤說:“我全身都濕了,借浴室給我洗一洗,可以嗎?”宗澤故作紳士的帶她到浴室去。關門前,思欣說:“你拿一件子玲的TShirt給我好嗎?”跟著關了浴室的門,沒有上鎖,便脫起衣服來。

  思欣內心總覺得有點不對勁,但是是那裏不對又說不出來。她脫下校服,開了水龍頭,開始洗起來。這時浴室的門打開,宗澤闖了入來!“啊!”思欣本能地尖叫,順手拉起透明的浴簾企圖遮著身子。

  別叫。你不是叫我拿TShirt給你的嗎?”宗澤把手上的TShirt挂了在門後,又說:“其實我剛才也濺到,不如一起洗一洗,節省時間又節省水。”思欣奇怪自己爲什麽會叫他拿TShirt,更奇怪自己這時竟然說”好的,一起洗吧。”

  這家夥可是很色狼哦…思欣忽然又覺得,很色狼又不怎麽樣,反正自己又不是處女,便宜他一兩下又何妨?于是沒有阻止宗潭脫光衣服,踏進水龍頭下一起洗;可是浴室地方有限,兩人少不免互相揩碰起來。“不如我站在你後面洗,這樣你會洗得乾淨一點。”宗澤的這個奇怪提議,思欣想也不想便同意;很快她感覺到自己的後腰有一根熱熱的硬物不住的頂著自己,早經人事的她,知道是什麽事,不禁面紅起來,但奇怪的是,她完全不覺得要斥責宗澤。

  其實由進入浴室開始,宗澤的龍根已經全面勃起,當站到思欣身後時,很自然把不安的分身緊貼前面的可人兒。見一切順利,宗澤不安份的把身體靠到了思欣的玉背,小弟弟乘機滑到她的股溝上,來來回回的揩油。摩擦了好一會,思欣心裏面忽然對宗澤大大憐憫;她轉過身來,說:“你谷成這樣,很辛苦的,我替你消消火吧。”也不等索澤反應,她就在水龍頭底下跪下了,慢慢用手套弄宗澤的陰莖。

  如是者套弄了近十分鍾,對宗澤來說已經是難得的享受了;他心下一緊,知道是時候了,意念一動,思欣張開小口,套上宗澤的雞巴,跟著索澤精關一緊,在她口中射出大量的精液!思欣不知爲何自己會如此做,因爲就算男友苦苦衮求,她也不會給他’口爆’的;但現在她不但任他在口內發射,而且張大喉嚨,拼命的把宗澤的精子吞咽下肚,好像那是很美味似的–說也奇怪,思欣又不知爲何感覺精液是很好吃的東西。

  發泄過後,宗澤一把推開了思欣,抛下了一句”你慢慢洗吧”便離開浴室,回到自己的房間。在不明白自己的反常行爲何來之下,思欣惶恐的急急洗了洗,也沒等校服瓊乾,急忙穿上便走了。

  宗澤得到暫時的滿足後,睡到床上,心裏開始想,既然我有超能力,就應該先去享用全世界的美女,還是先統治世界?想著想著,父親及妹妹都回來了。宗澤決定先控制他倆,于是起來,到客廳,摸著戒指,心裏面吩咐他們坐下;但他們各有各忙,沒有理他。奇怪了,難道戒指已失效?宗澤先入到廚房,對著父親想:咬著拖鞋煮飯。果然老爸炒菜的手停了下來,除了腳上的拖鞋,咬在口中,繼續炒菜。宗澤回到廳,再叫妹妹把眼鏡放入正在喝的果汁中,她也照做如儀。

  反覆試驗十幾次後,連牆角的蟑螂也試過後,宗澤知道了戒指的極限:第一,控制的對象一定要是生物,而且一定是在自己視妓範圍內的才有效;第二,雖然被控制的對象無論思想及纙輯都可以任意被歪曲,但沒有指定的地方/細節會跟回對象自身的喜好;第叁,被控制的對象無法突破自己的物理限制,好像深近視的子玲脫下眼鏡後,有很多動作都因爲她看不清楚而失敗,叫老爸去睡覺,他未能即時便睡著;第四,雖然對象被控制時完全不覺得有異,但事後會有懷疑,而旁觀者更會提出疑問;第五,也是最重要一點,任何時候,戒指只能控制著一個人。

  分析清楚後,宗澤覺得要用這戒指去影響全世界太麻煩了…眼前最好的用途,都是用來滿足自己下半身的欲望。他簡單計劃了明天的行程之後,便滿意地去睡了。

  第二天。

  因爲失業了,宗澤睡到日上叁竿才起來;老爸和妹妹已經出門了,宗澤梳洗一下,戴上神奇的戒指,出門去。

  無聊的索澤,坐上了地鐵,一路留意有沒有美女在車上;雖然不是上班高峰時間,但地鐵的人仍然很多;宗澤想既然能隨心所欲,當然要選好一點的,如是者他乘了兩個圈,終于發現了目標物。那是一名年約二十的女性,長發是電曲了的,化妝不輕,身材不俗,估計有34B-23-35,個子不高,穿著一件低U位藍色TShirt,下身一條牛仔褲,拿著個簡單的手袋。她在旺角站下了車,宗澤一面跟著她,一面看著她行路時扭動的臀部,吹起口哨來。

  宗澤未想到如何對付她時,一路看著她出了地面,入了新之城商場;跟著她,一路上到二樓,只見她在某個鋪位前蹲下來,用鎖匙開門。原來是個sales妹。宗澤見這時商場人流還不多,很多鋪位都是剛剛開門,心下已經決定要怎樣做。

  宗澤趁sales妹進鋪時行到門前,sales妹回頭一望,呆了一呆,跟著開門給他進入。他入去後,sales妹再在裏面把門鎖上,然後行到鋪內較入一點的地方。宗潭好整以暇的坐到櫃台後面,那櫃台後面是鋪內惟一玻璃門直望不到的地方,但櫃台只有半身高,宗潭坐到紙箱上,胸口以上還是在櫃台台面以上。

  Sales妹面無表情的行近,好像囚犯一般開口說:“我叫若琳,今年十九歲,不是處女,有口交經驗。這間鋪只有我一個看鋪,老板是男的,他星期日才會出現。這商場有很多靓sales妹,我大部份都認識,一會兒寫鋪位名單給你。”說到這裏,若琳跪在地上,櫃台剛剛好把她遮著;她脫下上衣,再把pushupbra及軟墊除下–軟墊?宗澤不驚反喜,除下軟墊的若琳,看來只有32B,正好是宗澤的favor.

  宗澤一見若琳的’真身’,即時興奮起來,馬上解開褲頭鈕,拉下褲鏈,抽出他的八寸陽根。若琳溫柔的給予撫摸,然後慢慢把它納入口中,開始’吞吞吐吐’的動作。若琳明顯一向有服侍男友的習慣,動作細心而且恰到好處,宗澤只覺得好像入了桃源洞一般,快感一波又一波的湧來;若琳的口套不盡整條巨龍,但她的舌尖在轉在舐,給予的刺激一點也不輕,她雙手細心的揉著他的春袋,令他更加舒服。

  若琳細心的含著,吮著,弄了近半小時後,宗澤終于忍不住,雙手按著若琳的頭,對著她的口猛力抽插;快感一路路往上昇,宗澤無視若琳面孔漲紅,像是要窒息的樣子,插呀插,最後終于把精華都射進她的口內。給我全數吞下去,宗澤心想,同時享受她面上流露出的辛苦樣子。吞咽完畢,宗澤再叫她仔細用口替小弟弟清潔一遍,然後滿意地放開她,讓她好好的喘口氣。

  過了一會,把名單寫了給宗澤後,若琳穿回了上衣,開門送宗澤出去。按著名單,宗澤逐間鋪去行;一來剛剛發泄完,肉欲急降,二來大部份sales妹都姿色平平,引不起宗潭的興趣;直至行到叁樓狄生鞋店時,宗澤的興趣來了。鞋店的店員有兩位,其中一位一看就知道是中途裰學的年輕女孩子,看起來不大;她穿著一件黑色的背心,雖然不是很暴露,但手臂及頸部的肌膚看起來很嫩滑;下身是一條窄身叁個骨褲,低腰設計,每次蹲下來總有一點’風景’跑出來,刹是好看。

  宗澤進入狄生鞋店,用思想控制黑背心過來服務他;她胸口的名牌寫著”Amanda”,在宗澤要求下,不停提供一對又一對的鞋子給他試穿;每一次俯身換鞋時,Amanda都毫不啬惜的大大向前傾,宗澤每次都可以清楚看到她的兩個快要跑出來的半球,而她蹲下時腰間的風光及一截美美的股溝都會給宗澤看得一清二楚,可是Amanda不但不介意,還很用心服務。這樣看及玩,雖然沒得抽水,但樂趣不少,宗澤也啓發出戒指的新用法了。

  心滿意足的欣賞夠Amanda的春光,宗潭到地庫的機鋪去。他行了一圈,發現有一名打扮入時的妙齡少女正在玩拍子機;跳得熱呼呼的她沒有穿外套,一件黃色背心緊貼她身上,突顯她的曲線;她下身是一條黑色的短裙,足上是一對皮靴,頭發染了一大片紫色,眼睫毛長長的,雖然說不上非常漂亮,但看來相當吸引。她完成了一局遊戲後,宗澤正想思想控制她時,有兩名飛仔行到她身旁談笑,看來是認識的,宗澤想,如何可以在另外兩人不幹擾下去把玩這少女?

  想了一想,宗澤已有方案;一對情侶行過叁人身旁時,其中一名飛仔伸手摸了摸那女的的臀部,那女的尖叫一聲,她的大只男友即時質問飛仔:“你一定是不想活了,夠膽索我條女油?”飛仔用囂張的口吻說:“是又怎樣?”另一名飛仔踏前半步,本來是想勸解的,但忽然改變態度,一拳向大只佬打去!被打的大只佬怒火中燒,出拳回敬,叁人便打起上來;紫發少女惶恐的退後數步,宗澤正好控制著她,把她帶離開機鋪。

  去那裏好呢?宗澤本想跟少女去開房,但摸一摸自己錢包,只得數十元,要是去最下價那些時鍾,又覺得難爲了自己。在意念控制下,紫發少女取出了自己的錢包,遞給宗澤,宗澤仔細看看,有數百元,夠了;跟著順手取出身分證,陳麗明,很俗的名字…但既然隨時可以食到免費餐,爲何要去開房犯險?

  于是宗澤半拖半抱的,一面抽著水,一面挾著她上了樓上的卞拉ok.入了房,例牌調暗了燈光,宗澤開始仔細檢查麗明。唔,不錯,上圍飽滿有彈性,觸手感覺柔軟,估計有35B;拉起短裙探索,雖然明顯曾經被開懇,但不算太松;上上下下,來回摷了好一會,麗明開始有點濕,口中也發出呻吟聲來。宗澤發現他控制了對象不反抗不逃跑不叫救命,但原來身體的正常反應是存在的,真是好玩。

  這時有侍應送飲品進來,宗澤發現原來這名女侍應原來長得相當好看,心念一動,麗明突然發現自己不知爲何來到卞拉ok中,驚惶下站了起來。宗澤心想:你,現在去坐地鐵去落馬洲。于是麗明也不管爲什麽之前坐在宗澤懷中,也沒有追問/尋找兩名朋友的下落,行出房,離開卞拉ok,乘地鐵去。這一切只發生在十秒之間,女侍應放下了飲品,正想離開房間時,忽然呆了一呆,轉過頭,面向宗澤跪下,拉開他的褲鏈,掏出肉棒,貪婪地吸吮起來。

  由于不知道女侍應留得久了會不會引起其他人入來找她,宗澤決定速戰速決,意念吩咐女侍應用較快的速度套弄自己的陰莖,很快射精的沖動來了,他用手牢牢按著她的頭(自己用手感覺比純粹用意念還要好),痛快的射出自己的子子孫孫,當然是叫她全部吃了。

  待女侍應替自己舐乾淨後,宗澤收好小弟弟,離開了卞拉ok.覺得有點肚餓,宗澤到附近的一間樓上咖啡店,就用麗明的錢買了個午餐,悠閑的吃著。吃的時候他心想:既然可以隨便叫人給錢包我,那我根本不用工作,有需要便去銀行’提款’便行了,而且在人少的場合,根本不需要用錢。總結下來,宗澤決定純粹爲玩而玩。

  下午,好景商場某家用遊戲機店,忽然拉下了鐵閘,跟著裏面傳出玩遊戲機的聲音,中間又夾雜著一些古怪的吸吮之聲…兩小時後,鐵閘拉起,一名其貌不揚的男子離開,家用遊戲店的女店員呆呆的重新開始營業,附近鋪位眼利的人留意到她有點衣衫不整。

  傍晚,尖沙咀一餐廳,有一男一女進入,坐下後不久女子不見了,男子沒事似的照樣柯打食物;他進食時桌子下面有點奇怪的震動,侍應留意到,上咖啡前男人一面奇怪的樣子,同時軟軟的挨在椅子上,腰以下的地方都滑到桌布下面去了;男子離開時,女子從桌子下爬出來,替他付帳。

  深夜。

  宗澤失望的離開某豪宅區。他原本聽聞某漂亮女明星是住在那兒的,但找不到她確實是住在那個單位;根據看更的資料,捕了一晚,還是見不到她。行出來,宗澤正想要不要找個獨居女子的家去住宿時,忽然看見前面有一個金色長發女子站在路中,她一身紅色長裙,面帶笑容,向宗澤伸出了右手,掌心向上的攤開。

  宗澤用意念叫她行過來,但她沒有反應;奇了,怎會這樣的?宗澤行近一點,再試,還是沒有用。這時金發女性開口說:“我是Ada,請把戒指還我。”“還你?怎成…誰說是你的?”宗潭怕她搶了似的,右手包著戴了戒指的左手,開始向後退…人,總是這樣貪心。”Ada說了這句話之後,攤平的手掌屈床拳頭,但把中指伸了出來,舉向上。宗澤吃驚地發現自己不能控制身體的動作,看著自己把戒指除下,套到她的中指上…然後不由自主的一步一步行出馬路,完全不理有一輛大貨車正急促駛近!

  荃灣區交通部接到電話通知,派了一名警員到一肇事禍現場;一名中國籍男子,懷疑不小心沖出馬路,被貨車撞倒,即時身亡;貨車司機說,該男子當時背向馬路而行,望著空氣,不知道在做什麽。

  第二天,負責掃地的清潔工人國立,掃到馬路邊時,發現地上有個閃亮亮的東西,拾起一看,是只戒指。“這個不知可以賣多少錢呢…?”他心想,今天行個尾運了。

13158

  
【完】

linode日本成熟iphone69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