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2发布:

亚洲欧美日韩在线综合第一页九月鹰飞补遗

精彩内容:

  郭定醒來的時候,天已亮了。

    丁靈琳己換了一身昨夜剛買來的衣服,正坐在窗前梳妝。她的動作輕柔而優美,她的臉在窗外的日光下看來,顯得說不出的容光煥發。就連這陰暗的鬥室,都似已因她這人而變得有了生命,有了光彩。

    郭定已看得癡了──假如這是他的家,假如這就是他的妻子,他一覺醒來,看見他的妻子在窗下梳妝。那幺世上還有什幺樣的幸福能比得上這種幸福?

    他的心又在刺痛。他不想再想下去,連想都不敢想。他知道這光輝燦爛、美麗的一刻,只不過是死亡的前奏。死亡的本身,有時本就很美麗的。

    丁靈琳忽然道︰『你醒了。』

    郭定點點頭,坐起來勉強笑道︰『我睡得一定跟死人一樣。』

    丁靈琳柔聲道︰『你應該好好睡一覺,我知道你已有好幾天沒睡了。』

    郭定道︰『現在是什幺時候?』

    丁靈琳道︰『好像已經快到正午。』

    郭定的心沈了下去。

    下午。

    ──叫他們明天正午,在鴻賓客棧等我。正午本是一天中最光明的時候,但現在對他們說來,卻是死亡的時刻。

    丁靈琳忽然站起來,在他面前轉了個身,微笑著道︰『你看我打扮得美不美?』

    她的確美。她看來從來也沒有像此刻這樣輝煌美麗,因爲她從來也沒有這幺樣打扮過。她看來就像是一只初展開彩屏的孔雀。這也許只因她直到此刻,才真正變成一個成熟的女人。這種輝煌的美麗,卻使得郭定更痛苦。

    他忽然想起他母親死的時候,在入殓時,也正是她一生中打扮得最美麗的時候。

    丁靈琳凝視著他,又在問︰『你爲什幺不說話?你在想什幺?』

    郭定沒有回答這句話,只是癡癡地看著她,忽然問︰『你要走?』

    丁靈琳道︰『我……我只不過出去一越。』

    郭定道︰『去見玉箫和呂迪?』

    丁靈琳點了點頭,道︰『你知道,我遲早總是非要見他們一次不可的。』

    郭定道︰『我也遲早總是要見他們一次不可的。』

    丁靈琳道︰『你要陪我去?』

    郭定道︰『你不肯?』

    丁靈琳嫣然道︰『我爲什幺不肯,有你陪我去最好。』

    郭定又怔住。他本來想不到丁靈琳會讓他去的──『這是我的事,我不要你管。』他想不到她今天居然會改變主意。

    丁靈琳微笑道︰『你若要去,就得趕快起來,先洗個臉,洗臉水我已替你打好了。』

    屋角果然放著一盆水。

    郭定跳下床,眼睛裏因興奮而發出了光,他覺得全身都充滿了力量。他知道玉箫和呂迪都是極可怕的對手。可是他不在乎。這一戰是勝是負,他都不在乎。唯一重要的事,現在丁靈琳已不是一個人去死了,他忽然覺得這一戰並不是沒有希望的,他全身都充滿了信心和力量。他彎下腰,用雙手捧起了一掬水。冰冷的水,就像是刀鋒一樣,卻使得他更清醒,更振奮。

    丁靈琳已走過去,走到他身後,柔聲道︰『你也不必太著急,反正他們一定會等的。』

    郭定笑道︰『不錯,叫他們多等等也好,我……』這句話他沒有說完,他忽然發覺一樣東西撞在他後腰的穴道上。他立刻倒下。

    只聽丁靈琳輕輕道︰『我不能不這幺做,不能讓你去爲我死,你一定要原諒我。』

    郭定雖然聽得見她的話,卻不能動,也不能開口。

    丁靈琳已扶起了他,扶到床上,讓他躺好,站在床頭看著他。

    她的眼睛,又充滿了憐憫、感激和悲傷︰『你對我的心意,我已完全知道,你是個怎幺樣的人,我也完全明白,只可惜……只可惜我們相見太晚了。』

  ※※※※※※※※※※※※※※※※※※※※※※※※※※※※※※※※※※※

    正午,鴻賓客棧。

    丁靈琳走進去的時候,陽光已照在外面那綠色的金字招牌上。她身上並沒有戴著她的奪命金鈴,也沒有帶任何武器。今天她準備要用的武器,是她的決心,她的勇氣,她的智慧與美麗。她對自己充滿了自信。

    世上也不知有多少男人,是死在女人這種武器下的。她的確是個非常美麗的女人,而且今天又刻意打扮過。看見她走進去,男人的眼睛裏都不禁露出愛慕和慾望。

    只有那善良的老掌櫃,卻顯得有些憂慮擔心,彷彿已看出今天必將有災禍降到這年輕的女孩子身上,最近他看見的兇殺和禍事已大多。丁靈琳一進門,他就從櫃檯裏迎出來,勉強作出笑臉,間道︰『是不是丁姑娘?』

    『是的。』

    『丁姑娘,你的兩位客人,已經在後院裏等著。』

    玉箫和呂迪居然真的全部來了。丁靈琳忽然發覺自己的心在跳,跳得很快。雖然她已下了必死的決心,但卻還是不能不緊張。她當然也知道這兩個人的危險和可怕。

    『來的只有兩個人?』

    老掌櫃點點頭,忽然壓低聲音,道︰『姑娘若是沒什幺要緊的事,不如還是回去吧。』

    丁靈琳笑了笑,道︰『你明知是我約他們來的,爲什幺要我回去!』

    老掌櫃遲疑著︰『因爲……』他終于還是沒有說出心裏的憂慮和恐懼,只不過輕輕地歎了口氣。

    丁靈琳已微笑著走進去,心裏卻並不是不知道這老人的好意。可是她已沒有第二條路走,就算明知在裏面等著她的是毒蛇惡鬼,她也非去不可。

    後院裏剛打掃過,廳堂已打掃乾淨,地上光禿禿的,顯得更荒寒冷落。

    『那兩位客人就在廳裏。』帶路的夥計說過這句話,立刻就悄俏退出院子。他顯然已看出今天這約會並不是好玩的。

    客廳的門開著,裏面並無人聲,王箫道人和呂迪都不是喜歡說話的人,更不喜歡笑。他們笑的時候,通常都只因爲他們要殺的人,已死在他們面前。

    丁靈琳深深地吸了口氣,臉上露出最甜蜜的笑容,用最優雅的姿態走進去。在裏面等著她的,果然正是玉箫道人和呂迪。

    這屋子裏也只有陽光,但無論誰只要一走進來,都立刻會覺得自己好像是走人了個冰窖裏。

    玉箫道人就坐在迎門的一張椅子上,他要坐下來,選的永遠都是最舒服的一張椅子。他的服飾還是那幺華麗,看來還是那幺趾高氣揚,不可一世。屋子裏雖然另外還有一個人,他卻好像不知道。他根本就從未將任何人看在眼裏。

    呂迪卻在看著他,臉上的表情,就好像一個漠不關心的遊人,正站在獸欄裏,看著一條已垂老的獅子在籠中向他耀武揚威一樣。他蒼白的臉上,帶著種冷漠輕蔑的不屑之色,因爲他知道這條獅子的皮毛雖華麗,但是牙己鈍,爪已禿,已根本無法威脅他。他的神色冷漠,裝束簡樸,屋子裏雖然還有同樣舒服的椅子,他卻甯願站著。

    丁靈琳站在門口,看著他們,笑得更甜蜜。這兩個正是極鮮明強烈的對比,她第一眼看見他們,就知道他們絕不能和平共處的。

    『我姓丁。』她微笑著走進門︰『叫丁靈琳。』

    玉蕭道人冷冷道︰『我認得你。』

    丁靈琳道︰『你們兩位彼此也認得?』

    玉箫道人做然道︰『他應該知道我是誰。』他的手在輕撫著他的白玉箫︰『他應該認得這管箫。』

    丁靈琳笑了︰『是不是每個人都應該認得這管箫?否則就該死?』她用眼角瞟著呂迪,呂迪臉上完全沒有表情。他顯然並不是個容易被打動的人。

    丁靈琳眼珠子轉了轉,嫣然道︰『我實在想不到呂公子也會來的,我……』

    呂迪忽然打斷了她的話,淡淡道︰『你應該想得到。』

    丁靈琳道︰『爲什幺?』

    呂迪道︰『上官金虹留下來的寶藏和秘笈,本就很令人動心。』

    丁靈琳道︰『呂公子也動了心?』

    呂迪道︰『我也是人。』

    丁靈琳道︰『只可惜那寶藏和秘笈的地點,呂公子也絕不會知道的。』

    呂迪承認。

    丁靈琳的眼睛發著光,道︰『但我卻知道,只有我知道。』

    呂迪道︰『哦?』

    丁靈琳道︰『這秘密我本不願說出來的,但現在卻已不能不說。』

    呂迪道︰『爲什幺?』

    丁靈琳歎了口氣,笑得彷彿已有點淒涼︰『因爲現在葉開已死了,就憑我一個人的力量,是絕對沒法子得到那寶藏的。』

    呂迪道︰『所以你找我們來?』

    丁靈琳點點頭︰『我算來算去,天下的英雄豪傑,絕沒有任何人能比得上兩位。』

    呂迪只不過在聽著,玉箫卻在冷笑。

    丁靈琳道︰『今天我請兩位來,就爲了要將這秘密告訴兩位,因爲…』

    呂迪突然又打斷了她的話︰『你不必告訴找。』

    丁靈琳怔了怔道︰『爲什幺?』

    呂迪淡淡道︰『因爲我已不想知道。』

    丁靈琳怔住,笑容似已僵硬。

    呂迪道︰『但我卻知道一件事。』

    丁靈琳忍不住問︰『什幺事?』

    呂迪道︰『假如有兩個人同時知道這秘密,能活著走出去的,就必定只有一個。』

    丁靈琳卻已笑不出了。

    呂迪卻笑了笑道︰『那寶藏雖今人動心,但我卻不想爲了它和東海玉箫拚命。』

    玉箫道人忽然也笑了笑,道︰『看來你是個聰明人。』

    呂迪道︰『道長也已明白了她的意思?』

    玉箫道人道︰『她不如你聰明。』

    呂迪道︰『可是她也不太笨,而且很美。』

    玉箫道人道︰『她總是喜歡自作聰明,我一向不喜歡自作聰明的女人。』

    呂迪微笑道︰『世上的女人,又有幾個不喜歡自作聰明?』

    玉箫道人目光釘子般的盯在他臉上,冷冷道︰『你究竟想說什幺?』

    呂迪淡淡道︰『我只不過在提醒道長,像她這樣的女人,世上並不多。』

    玉箫道人不由自主看了丁靈琳兩眼,眼睛裏也不禁露出讚賞之色,忽然歎了口氣,喃喃道︰『可惜、實在可惜。』

    呂迪道︰『可惜?』

    王箫道人道︰『一柄劍若已有了缺口,你看不看得出?』

    呂迪點點頭。

    玉箫道人道︰『這女人已有缺口。』

    呂迪道︰『你看得出?』

    他當然明白玉箫道人的意思,丁靈琳和葉開的關係,早已不是秘密。

    玉箫道人︰『我若看不出,她上次落在我手裏,我已不會放過她。』

    呂迪也曾聽說,郭嵩陽從不用有缺口的劍,玉箫從不用有過男人的女人。他看著玉箫道人,不再開口,眼睛裏又露出種譏諷的笑意。

    玉箫道人道︰『你還不懂?』

    呂迪道︰『我只不過在奇怪。』

    呂迪道︰『奇怪你爲什幺選這張椅子坐下來?』

    王箫道入道︰『你應該看得出,這地方只有這張椅子最好。』

    呂迪淡淡道︰『我看得出,可是我也知道,這椅子以前一定也有人人坐過。』他忽然結束了這次談話,忽然從丁靈琳身旁大步走了出去。

    丁靈琳的心在往下沈,血也往下沈,全身都已冰冷。王箫道人正在看著她,從頭看到腳,又從腳尖再慢慢地看到她的眼睛。他的目光似已穿透了她的衣服。丁靈琳只覺得自己就好像是完全赤裸著的。

    她並不是沒有給男人看過,但現在她卻是受不了,突然轉身,想沖出去。她並不怕死,可是也知道,這世上還有些遠比死更可怕的事。誰知她剛轉身,玉箫道人已到了她面前,背負著雙手,擋住了她的去路,還是用同樣的眼色在看著她。

    丁靈琳握著雙拳,一步步後退,退到他剛才坐的那張椅子上坐下,忽然道︰『我……我知道你絕不會碰我的。』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玉蕭道人道︰『哦?』

    丁靈琳道︰『我的確已有了缺口,而且還是很大的缺口。』

    玉箫道人笑了,微笑著道︰『我本來以爲你已長大了,因爲你今天要來做的,本是大人做的事,現在我才知道你實在還是個孩子。』

    丁靈琳從不肯承認自己是個孩子,尤其在葉開面前更不肯。但現在她卻只有承認。

    玉箫道人悠悠道︰『你知不知道,孩子要做大人的事,總是危險得很。』

    丁靈琳鼓起勇氣,道︰『我卻看不出現在有什幺危險。』

    玉箫道人道︰『本來我的確從不碰已有過男人的女人,對你卻可以破例一次。』

    丁靈琳已不能動,從腳尖到指尖都已不能動,連頭都不能動。玉箫道人看著她的臉色已變了。丁靈琳只覺得他的眼睛裏彷彿忽然有了種奇異的吸引力,吸引住她的目光,將她的整個人都吸住。她想掙紮,想逃避,卻只能癡癡地坐在那裏,看著他。

    他的眼睛裏彷彿在閃動著碧光,就像是忽然亮起了一點鬼火。丁靈琳看著這雙眼睛,終于完全想起了上次的事。『……去殺葉開!拿這把刀去殺葉開。』這次他要她做的事,是不是比上一次更可怕?

    她已用盡了全身力氣掙紮,冷汗已濕透了她的衣服,但她卻還擺不脫。玉箫道人眼中的那點鬼火,似已將她最後的一分力氣都燃盡。她已只有服從。無論玉箫道人叫她做什幺,她都已完全無法反抗。

    玉箫道人淫笑著看著這個武林世家的絕世美女:『你知道我的道號爲什幺叫玉箫道人嗎?』

     丁靈琳茫然道:『是因爲你用玉箫作爲兵器。』

    玉箫道人淫笑道:『不完全是,還因爲我下面的玉箫也非常厲害,好了,我現在很累了,你跪到我的面前來。』

    丁靈琳茫然的走到玉箫道人的面前,優雅的跪了下去。

    『現在解開我的腰帶,對,把我的褲子脫下來,對…。』

    丁靈琳順從的服從著玉箫道人,玉箫道人那巨大的雞巴立刻挺立起來。

    『用你的臉蛋來撫摸我的雞巴,對…好…』

    丁靈琳溫柔的用自己那美麗可愛的臉蛋蹭著玉箫道人的大雞巴,玉箫道人的雞巴感受到了丁靈琳那滑膩膩的臉蛋,變的更加硬了起來,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把抓住丁靈琳的頭髮,用力把大雞巴捅入丁靈琳的櫻桃小口。

    丁靈琳不由自主的儘量張開嘴容納那又根粗又長的大雞巴,一下子小嘴被塞的滿滿的,呼吸幾乎都已經停頓,而那根大雞巴一口氣捅入到丁靈琳的喉嚨,丁靈琳難過的想吐,可是整個嘴都被大雞巴佔據,嘔又嘔不出來。

    玉箫道人看著丁靈琳那絕色的容顔上表露出來的痛苦表情,興奮無比,用力的在丁靈琳的櫻桃小口中抽插,抽插了數下,不禁有一種玷汙胯下美女的沖動,抽出了自己的大雞巴,丁靈琳如釋重負,彎腰要嘔吐,但卻被玉箫道人拉著頭髮把臉擡起。

    玉箫道人吩咐道:『張開嘴。』丁靈琳無奈又張開了櫻桃小口。

    『把我的尿喝進去。』丁靈琳茫然的點頭。

    玉箫道人把龜頭插入了丁靈琳的櫻桃小口,運氣憋出一泡尿,射入丁靈琳嘴裏,丁靈琳捲起香舌,用力的把玉箫道人的排泄物全部的喝了進去,辛虧丁靈琳氣功不凡,否則絕對無法一口氣把這幺多尿都喝進肚子,儘管如此,丁靈琳不得不全力以赴的大力吞嚥。

    玉箫道人看著這個驕傲的武林世家美女喝自己的尿,得意之極。命令丁靈琳舔自己的雞巴,丁靈琳伸出香舌,賣力的爲玉箫道人的龜頭服務。如果有旁人在場,絕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美麗動人的武林世家的美女,奪命鈴铛丁靈琳正在全力以赴的爲一個坐在椅子上的老頭吹箫,喝尿。

    舔了一會,玉箫道人覺得這樣麻木的丁靈琳沒有趣味,靈機一動,封住在丁靈琳的要穴,讓丁靈琳雖然能夠行動卻無法運氣,然後解去了對丁靈琳精神禁制。

    丁靈琳猛擡頭看到玉箫道人的大雞巴,急忙站起來要逃跑,玉箫道人淫笑著抓住丁靈琳的衣裙,用祿山之爪抓住了丁靈琳那微微挺起的胸部,用力一擰,只疼的丁靈琳大聲慘叫,跌倒在地。玉箫道人抓住丁靈琳的雙腳,用力向兩邊一分,一把拽斷了丁靈琳的腰帶。

    丁靈琳驚慌的尖叫:『老流氓,無賴,快放開我。』

    玉箫道人哈哈大笑:『這可不是我去強姦你,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哈哈,想不到我居然能玩到你這幺一個武林世家出身的絕世美女,哈哈。』

    同時手並不閑著,幾下扒掉了丁靈琳的褲子,露出了丁靈琳那修長雪白的一對美腿,丁靈琳勻稱結實的美腿徒勞的在空中亂蹬,但只是讓玉箫道人更仔細的欣賞到了那雙美麗的腿。

    玉箫道人一面欣賞一面讚歎:『不愧是武林世家的大閨女,瞧這兩條大腿,雪白粉嫩的又這幺曲線玲珑,一點沒有因爲練功練的粗壯,畢竟是名家子女,與衆不同。』

    用手先在丁靈琳纖細的,曲線優美的小腿上撫摸,又向上深入,在她那雪白滑膩的大腿上撫摸著,又滑到丁靈琳嬌嫩的大腿內側,感受著那非同一般的滑膩的感覺,而丁靈琳的哭叫聲和大腿亂蹬引起肌肉的抖動,反而加強了玉箫道人的感覺,玉箫道人的手又逐漸探到了丁靈琳最後的防線-----底褲上。

    玉箫道人大手一揮,拽掉了丁靈琳的底褲,于是,丁靈琳最寶貴,最隱秘的部位全部裸露在玉箫道人的眼前,丁靈琳那白滑滑的大腿,桃源洞口,芳草如茵,珠潤臀圓,一覽無遺。

    玉箫道人淫蕩的笑著,運起神妙的內功,把中指摸上了全力掙紮的丁靈琳桃源洞口邊上那粒嬌嫩的花生米上,丁靈琳突然感到一陣難以言語的快感,沖擊著她那隱秘的方寸之地。她的尖叫聲突然轉變成了呻吟聲:『救命呀…救…啊…啊…嗯…歐…歐…』

    丁靈琳只感到有什幺東西在她的桃源洞口撫弄著,撥動,搔弄越來越快,丁靈琳美麗動人的嬌軀隨著玉箫道人中指的顫動而顫抖著,她的神智已經模糊,好象葉開回到了她身邊,和她在床上瘋狂一般,她的身子止不住一陣陣的抽搐,她那雪白的屁股也緩緩的篩動起來,雪白修長的大腿也不知羞恥的張開了。

    玉箫道人收起神功,抓住丁靈琳的上衣,用力一扯,丁靈琳那羊脂白玉般的一雙乳房已經從衣服中突露出來,丁靈琳的乳房在她躺在地上上顯得不算豐滿,但卻非常細緻玲珑,在雪白的豐隆的乳房陪襯下,那粉紅色美麗的乳頭挺立,這一切都在撕裂衣服引起胴體的震動中輕微的顫動著,而丁靈琳還沒有從玉箫道人和合神功的刺激中清醒過來,依然閉目呻吟。

    玉箫道人伸出祿山之爪,在丁靈琳那一對小巧可愛的乳房上輕輕的撫摸著,那雪白滑膩的肌膚,給了玉箫道人從來沒有過的刺激,他激動的把頭趴下,用嘴吸允那嬌嫩的乳頭,用舌頭舔那雪白滑膩的乳房,撥弄那粉紅色的乳頭,用牙齒輕輕滑過那滑膩膩的乳房。

    突然,他想起別的男人曾經撫摸過,吸允過這對美麗的乳房,不禁激起了他的虐待狂性格,他原本輕輕含住丁靈琳美麗的乳房,情不自禁的的加大了力量。丁靈琳在享受著情郎的愛撫時突然感到乳房上一陣劇痛,啊的一聲掙開了眼睛,猛看見趴在自己赤裸嬌軀上的竟然是那個醜陋的玉箫道人,大聲尖叫起來。

    玉箫道人擡起身子來,一雙邪惡的眼睛如同冒出火來一般,他雙手抓住丁靈琳穿著雪白羅襪的雙腳,用力向上一舉,而丁靈琳的掙紮怒罵似乎對他一點影響也沒有似的,丁靈琳的下身被這個動作凸現出來,他挺起雞巴,就向丁靈琳已經愛液氾濫的小穴刺去。

    丁靈琳爲了保衛自己的貞節,用力的扭動下身,讓玉箫道人無法準確的刺入自己的體內,玉箫道人幾次沖刺都沒有插中位置,勃然大怒,把丁靈琳的左腿架在肩膀上,用右手抓住丁靈琳的嬌俏的乳房,用力一捏,雪白的乳房在巨爪下變形,變紅,變青。難以忍受的劇痛使丁靈琳慘叫著,腦海中什幺都忘記了,扭動著上軀,卻忘了下面更危險的地方。

    玉箫道人那粗如兒臂般的雞巴已經趁機攻入玉門關,深入盤絲洞,巨大的雞巴給丁靈琳小穴帶來的沖擊使得她張大櫻桃小口,大口大口的吸氣,連尖叫一時間都忘記了,嘴裏無意的傳出『啊…啊….歐…..歐…』的聲音。

    玉箫道人精深的床上功夫,巨大的雞巴使得美麗驕傲的她欲死欲仙,玉箫道人埋頭苦做功夫,對準花心,長驅直入,急搗猛攻,感受著葉開的情人,武林世家美女丁靈琳緊緊的小穴給他帶來的快感。

    直到他抽插了數十次,美麗的丁靈琳才從他雞巴刺入小穴帶來的快感中掙脫出來,破口大罵:『畜牲,老流氓,卑鄙…啊…無…無…啊…無恥!…啊…啊…歐…老…啊…歐…啊…老…老…混…啊…歐…蛋。』

    她雖然不斷扭動下身想躲開玉箫道人的抽插,但下身已經被玉箫道人牢牢的控制住了,只得任憑玉箫道人挺槍躍馬,直搗黃龍。丁靈琳的嬌軀受到玉箫道人超常的大雞巴暴風驟雨般的猛烈沖擊,上下的抖動著,美麗的雙乳激烈的波動。修長勻稱的雙腿被玉箫道人握在手中,隨著玉箫道人的動作而上下搖動。這一切,和她那斷斷續續的呻吟聲,叫罵聲構成一幅精彩而妖豔的畫面。

    玉箫道人抽插了數百下,突然退出丁靈琳的小穴,體內突然的空虛使得丁靈琳一時忘記了喝罵,只顧大口大口的喘氣,引發她那美麗的雙乳上下聳動,玉箫道人抓住丁靈琳的小蠻腰,用力把她翻過身來,跪在了地上,她不由自主的用雙手撐住了地面,玉箫道人跪在她的背後,用力一挺,雞巴從後面插入了丁靈琳的小穴。

    丁靈琳剛剛緩過 氣來,小穴又受到了沖擊,兩腿一軟,向兩邊岔開,發生了她畢生爲之後悔的事情……

    由于丁靈琳的大腿向兩邊岔開,導致她那本來就不豐滿的屁股形成的臀溝裂開,露出了她那從來沒有爆露在別人面前的菊花蕾,玉箫道人看到那美麗的屁眼,雞巴更挺,用力抽插,手探到丁靈琳的胸前,撫摸搓弄那變大了的柔軟的乳房。

    這時丁靈琳又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她從開始的沖擊中清醒過來,而這象母狗一樣被操的姿勢使得她感到極度屈辱,大罵:『下流的東西,王八蛋,無恥…』

    她的怒罵使玉箫道人怒火沖起,一低頭看到了她那美麗神秘的屁眼,決定給丁靈琳這個武林世家的絕世美女來個厲害的,他先用手指撫摸丁靈琳的菊花蕾,感受那嬌嫩的肌肉給他帶來的舒適,撫摸了一會又捅入了丁靈琳那未經人道的屁眼探路。丁靈琳感到了指頭插入屁眼的劇痛,疼的尖叫起來,並不斷的扭動著屁股,收縮屁眼,想逃避玉箫道人的指頭。

    玉箫道人感受到了丁靈琳收縮屁眼給手指帶來的壓力,又聽到了丁靈琳充滿痛苦的尖叫聲,淫笑著拔出了手指。丁靈琳以爲玉箫道人不再進攻她的屁眼了,停止了屁股的扭動,她剛剛要再次開口大罵,玉箫道人突然把她的身子再次調轉過來,變成仰面朝天。

    玉箫道人抓住她纖細的腳腕,向上一舉,丁靈琳的桃源洞口已經完全爆露在玉箫道人的面前,但玉箫道人不屑一顧,用力的再向上舉起,終于把丁靈琳的美麗屁眼提高到了合適的高度,而丁靈琳的雙腿被提的越高就越顯的修長勻稱。

    玉箫道人岔開丁靈琳的美腿,將大雞巴在丁靈琳的怒罵聲中頂住了丁靈琳的菊花蕾,丁靈琳突然感到屁眼被雞巴頂住,不禁嚇的屁眼收縮,一時忘記了繼續罵,急忙的扭動著屁股。玉箫道人的龜頭感受著丁靈琳菊花蕾帶來的舒適,追逐著丁靈琳的屁眼。

    他再將丁靈琳的雙腿岔開點,他那粗如兒臂般的大雞巴就準確的刺入了聞名江湖的美貌俠女丁靈琳那從來沒有被人碰到過的屁眼……那撕裂般的劇痛使得丁靈琳殺豬般的尖叫起來『混蛋,惡棍,色啊………』她那美麗可愛的的容顔痛苦的抽搐著。

    玉箫道人一面抽插著,一面欣賞著驕傲的女俠丁靈琳那痛苦的表情,而他的大雞巴更感受著丁靈琳屁眼和大腸帶來的美妙感覺。丁靈琳感到屁眼裏面又漲又痛,痛苦的哀叫著,玉箫道人淫笑道:『你還敢不敢罵我了?』

    丁靈琳上氣不接下氣的罵道:『流…啊…啊…痛…痛…好漲…疼死啦…別…別…啊…啊…』

    那緊夾的感覺,慘絕人寰的哀叫聲,痛苦的表情,使得玉箫道人血脈偾張,感覺到了高潮的接近,更加用力的抽插著,那巨大的痛苦使得丁靈琳腦海中一片空白,屎尿失控,尿了出來,而屎卻被玉箫道人那粗大的雞巴頂了回去,劇烈的疼痛使得她也儘量收緊屁眼,不僅使玉箫道人獲得了更大的快感,也使沖到屁眼的屎又被逼了回去。

    但尿卻不受控制的沖了出來,由于她修長的美腿被玉箫道人抓住壓到了她的肩膀上,陰戶和尿道都改變了方向,她的尿也就改變了方向,劃出一道漂亮的曲線,落到了她自己的小腹上,而她的尿隨著玉箫道人那超級大雞巴的抽插也時停時尿-玉箫道人插的時候,痛苦使她的括約肌無力約束,尿了出來,而玉箫道人抽的時候,稍微輕鬆的感覺使括約肌約束住了尿水。

    玉箫道人看著這個以潑辣聞名的武林世家美女竟然當著自己的面撒尿,興奮無比,更加賣力的抽插著,突然,一陣奇異的感覺襲來,他的動作一下僵住了。

    丁靈琳感受到屁眼裏面一陣滾燙的感覺,但是這種感覺不是非常明顯—尤其是她正在被巨大的痛苦攥住的時候,只見玉箫道人緩緩的抽插了幾下,放開了她的雙腿,趴在她的身上劇烈的喘氣,她也無力反抗,腦海一片空白,雙眼茫然的看著藍藍的天空,而屁眼仍然遺留下來疼痛使得她也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歇了一會,玉箫道人緩過氣來,坐了起來,運起魔功,看著丁靈琳,丁靈琳很快的又被玉箫道人的眼神控制住了。

    『你是我的僕人。』

    『我是你的僕人。』

    『來,給我穿好衣服……………』

    玉箫道人看著重新打扮整齊的丁靈琳,發現穿上衣服的丁靈琳顯得更漂亮,更美麗,微笑著把手伸向丁靈琳。

    就在這時,突聽『砰』的一聲,門突然被撞開,一個人標槍般站在門外。

    玉箫道人一驚,回身怒喝︰『什幺人?』

    『嵩陽郭定。』

  -----未完-----
亚洲欧美日韩在线综合第一页